《蛟门春晓图歌》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瀛海无垠,波涛吐吞。涵浴日月,参契鬼神。怪山如云自天坠,万丈壁立蛟为门。

南有金鸡之俯啄,北有猛虎之雄蹲。值狞飙兮奋扬,束怒潮兮腾奔。

暂无

掷玉毬兮干霄,洒轻雾兮飞尘。雪山冰崖之可怖可愕兮,帆樯簸荡不可遏,恍疑下上于星辰。

暂无

晨鸡一鸣海色白,层霞绚彩光如璊。纵横闪铄缚不定,海神推上黄金盆。

暂无

灵境飘摇在世外,髣髴直至扶桑村。何人结屋于其间,云是甬东才子开琼关。

暂无

云间吹箫双鹤下,坐聆环佩声珊珊。有时共谈三十六洞之秘笈,绿文赤字可以镌苍顽。

暂无

猿拾花兮春片,鱼泳昼兮晴湾。日媚嫣红桃点点,风入凉翠松翻翻。

暂无

中襟濯尽万斛之黄埃兮,不知声利是何物,便思紫府跻真班。

暂无

黄鹤山人列仙儒,九霞为冠青绡裾。手提五色珊瑚株,幻出一幅真形图。

暂无

令人毛骨动飒爽,思乘灏气超清都。清都中有十二楼,往来尽入琼姬俦。

暂无

金符玉节锦臂韝,白台度曲弹箜篌,双成按拍歌莫愁。

暂无

我愁正孤绝,我兴欲飞越,矫首东望神光发。蓬壶春残瑶草殷,麟洲芝生翠环结。

暂无

我爱仙人萼绿华,面如莲花双鬓鸦。几年相期饭胡麻,至今不来云路遐。

暂无

何须龙虎鼎中求丹砂,何须天河稳泛牛斗槎。但令坎离交媾翻三车,气毋不动生黄芽。

暂无

我赋蛟门歌,细看铜狄时摩娑。长绳孰为羁羲娥,白石应泐金还磨。

暂无

不学长生将奈何,不学长生将奈何。

暂无


分享

宋濂的诗词欣赏

《蛟门春晓图歌》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瀛海无垠,波涛吐吞。涵浴日月,参契鬼神。怪山如云自天坠,万丈壁立蛟为门。

南有金鸡之俯啄,北有猛虎之雄蹲。值狞飙兮奋扬,束怒潮兮腾奔。

暂无

掷玉毬兮干霄,洒轻雾兮飞尘。雪山冰崖之可怖可愕兮,帆樯簸荡不可遏,恍疑下上于星辰。

暂无

晨鸡一鸣海色白,层霞绚彩光如璊。纵横闪铄缚不定,海神推上黄金盆。

暂无

灵境飘摇在世外,髣髴直至扶桑村。何人结屋于其间,云是甬东才子开琼关。

暂无

云间吹箫双鹤下,坐聆环佩声珊珊。有时共谈三十六洞之秘笈,绿文赤字可以镌苍顽。

暂无

猿拾花兮春片,鱼泳昼兮晴湾。日媚嫣红桃点点,风入凉翠松翻翻。

暂无

中襟濯尽万斛之黄埃兮,不知声利是何物,便思紫府跻真班。

暂无

黄鹤山人列仙儒,九霞为冠青绡裾。手提五色珊瑚株,幻出一幅真形图。

暂无

令人毛骨动飒爽,思乘灏气超清都。清都中有十二楼,往来尽入琼姬俦。

暂无

金符玉节锦臂韝,白台度曲弹箜篌,双成按拍歌莫愁。

暂无

我愁正孤绝,我兴欲飞越,矫首东望神光发。蓬壶春残瑶草殷,麟洲芝生翠环结。

暂无

我爱仙人萼绿华,面如莲花双鬓鸦。几年相期饭胡麻,至今不来云路遐。

暂无

何须龙虎鼎中求丹砂,何须天河稳泛牛斗槎。但令坎离交媾翻三车,气毋不动生黄芽。

暂无

我赋蛟门歌,细看铜狄时摩娑。长绳孰为羁羲娥,白石应泐金还磨。

暂无

不学长生将奈何,不学长生将奈何。

暂无


分享

《紫髯公子行》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紫髯公子五花骢,蛇矛犀甲八紥弓。

黄昏冲入北营去,衮衮流星天上红。

暂无

十万雄兵若秋隼,千瓮行酒须臾尽。

暂无

太白在天今岁高,千旄指处皆齑粉。

暂无

凉州白骑少年儿,紫绣麻来似罴。

暂无

鸦翎羽箭始一发,射翻不翅牛尾狸。

暂无

紫髯紫髯勇无比,愧杀生须诸妇女。

暂无

当年冠剑图麒麟,何曾三目异今人。

暂无


分享

《琴操二首 其一 哀海东》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我哀东海,而思之苦。彼何人斯,猛噬如虎。我不击之,我民之忧。

纵不我与,覆以我为仇。苍天虽高,冤其有极。非血之呕,曷明心赤。

暂无

泱泱大风,沉沉寒泉。舍旃舍旃,我尚何言。

暂无


分享

《鸳鸯离》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结发成昏期白发,谁道鸳鸯中道拆。妾身虽作土中泥,妾䰟长与君同栖。

娶妻祇为多似续,妾有三儿美如玉。愿君勿娶全儿恩,一娶亲爷是路人。

暂无


分享

《渊明祠》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官航晚泊浔阳郭,把酒长怀靖节贤。

折腰竟辞彭泽米,攒眉宁种远公莲。

暂无

归来松菊开三径,老去柴桑受一廛。

暂无

晋代衣冠谁避世,刘家社稷自书年。

暂无

虽云富贵非吾愿,已有清高独尔伟。

暂无

千载令人吊遗迹,好山青立县门前。

暂无


分享

《和刘伯温秋怀韵(四首。刘《旅兴》五十首中》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我家潜溪曲,正面溪上山。

揉桂作阖庐,文杏为重关。

暂无

新栽二尺松,毳毳杂黄管。

暂无

白鹤寄书来,问我何当还。

暂无

移之万仞冈,瘦骨撑孱颜。

暂无


分享

《飞泉操》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飞泉兮浏浏。洗耳固非兮,谁饮我牛。覆谓我污兮,移彼上流。

具人之形兮,奈何忘人之忧。

暂无


分享

《陶冠子折齿行》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陶冠先生家海堧,玉作牙齿白且坚。非惟硬饼似刀截,左殽右胾咸能穿。

一朝怪事发坐侧,狂童酗酒步若颠。手挥山斧作狸舞,纵横奋击何喧阗。

暂无

先生惊起急驱遏,眼花落井无由悛。当时月黑不辨色,误落两齿声铿然。

暂无

先生大痛几欲绝,吻角流血如流涎。掀呀口中开穴窦,唇腭一鼓风翩翩。

暂无

譬之连城列埤垷,正阳双玷功非全。咀华从此惮强劲,却爱芳脆柔于绵。

暂无

酒醺刺刺论世事,宫徵未必能清圆。东闾西井走相唁,先生便可总烦悁。

暂无

跛足男儿尚节度,折臂刺史居台躔。但得锦心绣肠在,何忧健翮难飞骞。

暂无

先生闻之只大噱,诬辞奚用来如泉。柔存刚缺古所戒,昭晰不异明星悬。

暂无

余生

暂无


分享

《川上夜坐约王子充同作》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四山动暝色,红日下蒙翳。川光生夜明,一白欲无地。

星斗可俯拾,恍疑青天坠。旷景与心涵,直接溟涬际。

暂无

若非隔林锻,不知有人世。

暂无


分享

《赠阎希曾参政山东诗》

明代 宋濂宋濂 明代

山东钜藩,统府惟六。民物阜蕃,土地饶沃。宸衷轸之,百司棋布。

谁挈其纲,政乃无斁。乃诏近臣,尔钝尔往。宣朕至怀,参佐其长。

暂无

臣钝曰吁,臣恐弗胜。方岳重镇,厥任匪轻。帝曰俞哉,尔毋固辞。

暂无

精白一心,力行无疑。钝拜稽首,即日启行。君臣一心,共底隆平。

暂无

我知阎子,有学有文。五色灿然,出类超群。子之往矣,期建功勋。

暂无

贮见政绩,迈于古人。古人有云,尽瘁国事。子尚勉旃,服之毋忒。

暂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