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纶 〔明代〕

章纶图片
章纶(1413年—1483年4月28日),字大经,温州乐清(今乐清雁荡山北麓南阁村)人。明代名臣、藏书家。祖先原为乐清北阁吴氏,后出继南阁章氏,遂以章为姓。正统四年(1439年)章纶登进士第,官授南京礼部主事。景泰年间升任礼部仪制郎中。因“性亢直,不能偕俗”、“好直言,不为当事者所喜”,在礼部侍郎位二十年不得升迁。成化十二年(1476年)辞官回乡。成化十九年(1483年),章纶去世,年七十一。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追赠南京礼部尚书,谥号“恭毅”。著有《章恭毅公集》、《困志集》等。

  • 人物生平

  章纶于明成祖永乐十一年(1413年)出生在温州乐清。正统四年(1439年),章纶登进士第,获授南京礼部主事。

  景泰初年,章纶被召回任礼部仪制郎中。章纶见国家多有变故,经常慷慨上书论事。他曾呈上太平十六策,总共达一万余言。也先议和后,章纶请求全力修整武备,以待将来之变。宦官兴安请代宗修建大隆福寺,建成之后,代宗将临幸该寺,章纶与河东盐运判官杨浩均上疏劝谏,代宗便取消前往的计划。章纶又因发生灾异,请求寻找导致灾变的原因,用语非常恳切。

  景泰五年(1454年)五月,钟同上奏请求复立储君(即明宪宗朱见深)。两天后,章纶也上疏陈述修德消灾等十四项建议。主要为:“宦官不可干预外朝政事,佞臣不可偷窃事权,后宫不可盛行声色。凡阴盛之类的事,请都禁止。”他又说:“孝悌是百行之本。愿陛下退朝之后朝见两宫皇太后,修问安视膳食之仪。上皇(明英宗)君临天下十四年,是天下之父。陛下曾亲受册封,是上皇之臣。陛下与上皇,形虽异体,实同一人。臣伏读奉迎上皇回宫的诏书说:‘礼惟有加尊而不能降低,义则以卑来奉尊。’望陛下履行这一诺言,或者在初一、十五,或者在节日元旦,率领群臣在延和门朝见上皇,以示兄弟之情,这实是天下的至愿。还要请恢复汪皇后中宫的地位,以正天下之母仪;恢复沂王储君的地位,以定天下之大本。这样则和气充盈,灾异自消。”

  奏疏呈入后,代宗大怒。当时太阳落山、宫门已经关闭,代宗于是命将圣旨从门缝中传出,立即将章纶和钟同逮入诏狱。他们受到惨酷的拷打,逼迫他们交待主使人以及交通南宫(上皇住地)的情况。二人濒临死亡,但终无一语。正好刮起大风,飞扬的尘沙使白昼变暗,案情稍得缓解。代宗令禁锢他们。次年,杖打廖庄于宫门之下,并封杖到狱中杖打章纶、钟同各一百下。钟同竟被打死,章纶仍长期关押。

  英宗复位后,郭登说章纶和廖庄、林聪、左鼎、倪敬等人都因直言而忤逆了时政,宜加以表彰和提拔。英宗于是立即释放章纶。英宗命内侍宦官寻找章纶先前的奏疏,但找不到。内侍从旁背诵了几句,英宗叹息再三,升章纶为礼部右侍郎。

  章纶既因具备大节被英宗所重,但性格仍很刚直,不能随俗。石亨贵幸之后,召公卿去饮酒,章纶推辞不去,又多次与尚书杨善论事意见不合,石亨、杨善便一同贬低章纶。章纶于是被调到南京礼部,又在那里改调到吏部。

  宪宗即位后,有关官员根据遗诏请求宪宗举行大婚。章纶说:“先帝山陵尚新,年号还没改,先帝逝世百日即改行吉礼,心中能自安吗?陛下登基之初,应当以孝治天下。三纲五常实根源于此,请待来春之后再举行。”他的建议虽然不被采纳,但天下都很敬重他的话。

  成化元年(1465年),两淮闹饥荒,章纶上奏救荒四条建议,都被批准了。

  成化四年(1468年)秋,章纶的儿子玄应冒名考中会试。给事中朱清、御史杨智等人因此弹劾章纶,宪宗命侍郎叶盛调查。

  成化五年(1469年),章纶与佥都御史高明考察百官,二人意见不合。奏疏呈上后,章纶又独自上奏说给事中王让不参加考察,并且说高明刚愎自用,自己的意见多不见赞同,请求将他与高明一同罢免。他的奏章都下到叶盛等人手中。于是王让以及参加考察的诸臣连着上书弹劾章纶。章纶也多次上疏请求罢免。宪宗不听。后来叶盛等人查出玄应确实是冒名。宪宗宽宥了章纶,而他所奏的其他事情,也都不问。不久,他又转调礼部。温州知府范奎被弹劾调官,章纶说:“温州是臣的故乡,范奎大得民心。他解官之日,士民三万人哭泣攀着车辕,留了十八天才得离去。请求让他回任,以安慰民望。”奏章下到有关部门,竟被搁置。

  章纶性戆直,好直言,不为当权者所喜欢。他任侍郎二十年,不得升迁,以年老请求离去。

  成化十三年(1477年),在家乡南阁建祖先祠及学校,筑藏书楼。

  成化十九年(1483年)三月二十三日(4月28日),章纶逝世,年七十一。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章纶的妻子张氏呈上他的奏稿,并请加恩,宪宗嘉奖叹息。七月,宪宗赠章纶为南京礼部尚书,谥号“恭毅”,授予他的一个儿子为鸿胪寺典簿。朝廷为表彰其德行,特立“会魁”、“尚书”牌坊。

章纶的同代诗词欣赏

《塞上曲》

明代 胡庭兰胡庭兰 明代

挥鞭万里长,葱岭暮云黄。闻说单于遁,明朝猎白狼。


分享

《张幼于》

明代 袁宏道袁宏道 明代

家贫因任侠,誉起为颠狂。盛事追求点,高摽属李王。

鹿皮充卧具,鹊尾荐经床。不复呼名字,弥天说小张。

暂无


分享

《乔太卿宇宅夜别》

明代 李梦阳李梦阳 明代

竹梧池馆夜偏寒,促席行杯漏未阑。燕地雪霜连海峤,汉家钟鼓动长安。

吟猿见月移孤树,宿雁惊人起别滩。二十逢君同跃马,十年回首笑弹冠。

暂无


分享

《与同年话别》

明代 钟芳钟芳 明代

霜风吹衣凄以清,客子仗节江南行。绕堤衰柳叶皆满,何处幽兰花独明。

一身许国泰岳重,万事入眼鸿毛轻。曲江曾共醉春色,况是离歌催旆旌。

暂无


分享

《十七夜》

明代 李梦阳李梦阳 明代

幽意竟不惬,待月坐沙际。久阴固当豁,明月忽堕地。

桂枝没半轮,蟾兔职业废。姮娥饰粉妆,愁绝云楼閟。

暂无

鸾忧不解舞,竟夕掩孤袂。崔嵬黄金阙,何由诉天帝。

暂无

景破力不敌,光满云仍蔽。徬徨步林樾,为尔一流涕。

暂无


分享

《送邹廷佩知高安》

明代 徐溥徐溥 明代

雄才雅望拜郎官,自信清时际会难。晓日鸣珂辞北阙,秋风驱骑入高安。

政声喜共弦歌作,惠泽能令士庶欢。千里筠阳重回首,一缄颙望托飞翰。

暂无


分享

《寄别幼孺次来韵》

明代 徐熥徐熥 明代

故国青山又远违,怀人空有梦魂飞。猿当暮雨声偏惨,雁到秋风影尚稀。

一夜思乡华发变,中年为客壮心微。竹林此日无多侣,莫向山中厌布衣。

暂无


分享

《钱舜举云山秋景图》

明代 张宁张宁 明代

百里溪山一色秋,岭云汀树共悠悠。何人欲著閒居赋,有客将归远道游。

林外渔樵黄叶渡,水中亭馆白蘋洲。风光满目知何处,不是吴州是越州。

暂无


分享

《送义乌龚叔安给事归省 其一》

明代 方孝孺方孝孺 明代

鸡舌同含侍紫宸,朝回东阁每相亲。片帆忽逐西风去,鸳鹭行中少一人。


分享

《和韵赠黄平倩》

明代 袁宏道袁宏道 明代

逍遥未必是无官,割累忘情梦也安。入室祗容金相好,伴身唯有铁肠肝。

蓬莱监里真先辈,冠带场中老细酸。一帙雒摩三斗酒,孤灯寒雨亦欢欢。

暂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