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节 〔明代〕

吴节(1397-1481),字与俭,号竹坡,江西安福人。宣德五年(1430)进士,授编修,历南京国子祭酒,官至太常寺卿兼侍读学士。成化十七年(1481)七月十八日卒,年八十五。着有《吴竹坡诗文集》。

吴节的同代诗词欣赏

《次韵黄冕仲寄题顺兴步云阁》

宋代 秦观秦观 宋代

故山无期大刀头,黄尘溽暑未罢休。

步云之篇忽我投,便见冰玉悬清秋。

暂无

顺兴山川甲闽瓯,无风万壑松飕飕。

暂无

步云之人人品优,御风御寇真其俦。

暂无

仙人乘槎凌斗牛,回环十见天星周。

暂无

猿鹤忽惊空蕙帐,周家正要磻溪望。

暂无


分享

《南乡子·妙手写徽真》

宋代 秦观秦观 宋代

妙手写徽真,水剪双眸点绛唇。疑是昔年窥宋玉,东邻,只露墙头一半身。

有人为崔徽画了一幅肖像,画上的两眼清澈明亮如同秋水剪成,嘴唇红润如用朱色点染。画面是一幅半身像,犹如东邻女偷看宋玉,墙头半遮玉体一样。

往事已酸辛,谁记当年翠黛颦?尽道有些堪恨处,无情,任是无情也动人。

她曾有一段辛酸的往事,谁还记得当年皱眉的时候呢?都说如此高超的画技,如此美艳的人,可是看过之后却有些遗憾,可惜不是真人,不通情愫。这样美丽的女子,即使无情也是很动人的。


分享

《圆通院白衣阁》

宋代 秦观秦观 宋代

一根反本六根同,古佛传家有此风。

满目红蕖参翠盖,不唯门里获圆通。

暂无


分享

《寄题赵侯澄碧轩》

宋代 秦观秦观 宋代

风流公子四难井,更引清漪作小亭。

润及玉阶春涨雨,光浮藻井夜涵星。

暂无

卷帘几砚成图书,倚槛须鬟人钟屏。

暂无

何日解衣容借榻,卧听螭口泻泠泠。

暂无


分享

《次韵朱李二君见寄二首》

宋代 秦观秦观 宋代

万古流釭一鸟沉,衣冠常苦事违心。

七行俱下知君旧,四者难并笑我今。

暂无

梅已偷春成国色,云犹凭腊造天阴。

暂无

美人绿绮烦遥赠,莫玫南金增永吟。

暂无


分享

《梦扬州·晚云收》

宋代 秦观秦观 宋代

晚云收。正柳塘、烟雨初休。燕子未归,恻恻清寒如秋。小栏外,东风软,透绣帷、花蜜香稠。江南远,人何处,鹧鸪啼破春愁。

傍晚时分,在栽满了杨柳的堤岸上,一场蒙蒙细雨刚停。怎么去年的燕子还不见飞回来呢?真让人心烦,正是春天,可让人已有了秋寒的感觉。小栏外面春风轻柔,恋人尚未归来。蜂儿经过一春的辛劳,收获甚丰,诱人的蜜香都透过绣帏浓浓地散发着。而自己心里却没有一丝甜意,恋人只说到江南一带去了,可江南那样遥远广大,到底在何处呢?正苦苦地想着,耳边又传来鹧鸪讨厌的啼叫声,更使人不胜忧愁。

长记曾陪燕游。酬妙舞清歌,丽锦缠头。殢酒为花,十载因谁淹留。醉鞭拂面归来晚,望翠楼,帘卷金钩。佳会阻,离情正乱,频梦扬州。

我记得,曾陪你一起宴游,为了报答你优美的舞姿和清妙的歌声,我用丽锦为你缠头。我迷恋酒色,长时间地淹留在扬州,还不是因为你吗?在那些日子里,我经常骑马去游乐,直到天黑了,才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可抬头望翠楼时,你每次都卷起帘子,在等待着我。可惜现在我俩远隔千山万水,难以相会。想你想得我心绪烦乱,只能在梦中频频地与你相会了。


分享

《东平夫人挽章》

宋代 秦观秦观 宋代

相阀风流监,王家地势雄。

室中兰作佩,庭下玉成丛。

暂无

啼鸟悲春槛,荒原入夜宫。

暂无

遗芳得鸿笔,论次诏无穷。

暂无


分享

《还自广陵》

宋代 秦观秦观 宋代

天寒水鸟自相依,十百为群戏落晖。

大冷天里,水鸟为了暖和挤在一起,十几只几百只一起,在快要落山的太阳光下游戏。

过尽行人都不起,忽闻水响一齐飞。

路上的人走来走去,它们都不躲开,忽然听到水里哗啦一声响,它们吓一跳,“轰”的一下一齐飞了起来。


分享

《满庭芳·晓色云开》

宋代 秦观秦观 宋代

晓色云开,春随人意,骤雨才过还晴。古台芳榭,飞燕蹴红英。舞困榆钱自落,秋千外、绿水桥平。东风里,朱门映柳,低按小秦筝。

拂晓的曙色中云雾散净,好春光随人意兴,骤雨才过天色转晴。古老的亭台,芳美的水榭,飞燕穿花踩落了片片红英。榆钱儿像是舞得困乏,自然地缓缓飘零,秋千摇荡的院墙外,漫涨的绿水与桥平。融融的春风里杨柳垂荫朱门掩映,传出低低弹奏小秦筝的乐声。

多情,行乐处,珠钿翠盖,玉辔红缨。渐酒空金榷,花困蓬瀛。豆蔻梢头旧恨,十年梦、屈指堪惊。凭阑久,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

回忆起往日多情人,邀游行乐的胜景。她乘着翠羽伞盖的香车,珠玉头饰簪发顶,我骑着缰绳精美的骏马,装饰了几缕红缨。金杯里美酒渐空,如花美人厌倦了蓬瀛仙境。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呵,往日同我有多少别恨离情,十年间浑然大梦,屈指算令人堪惊。凭倚着栏杆久久眺望,但见烟雾稀疏,落日昏蒙,寂寞地沉入了扬州城。


分享

《浣溪沙·香靥凝羞一笑开》

宋代 秦观秦观 宋代

香靥凝羞一笑开,柳腰如醉暖相挨,日长春困下楼台。

香脸含羞因莞尔一笑羞容随着消失,腰肢如柳条般摆动着相偎相挨地走着,春天白日太长倦意浓厚而走下楼台。

照水有情聊整鬓,倚栏无绪更兜鞋,眼边牵系懒归来。

她以水面为镜子姑且整鬓梳妆。想起分别在即而倚着栏杆了无情绪,兜起脱落的绣鞋,眉目传情,懒得归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