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宽 〔明代〕

陆宽,原名子林,字完瑜。饶平人。明神宗万历二十八年(一六〇〇)举人。任永福知县,卒于官。清康熙《潮州府志》卷九上、光绪《饶平县志》卷八有传有传。

陆宽的同代诗词欣赏

《三部乐(七月送丘宗卿使虏)》

宋代 陈亮陈亮 宋代

小屈穹庐,但二满三平,共劳均佚。人中龙虎,本为明时而出。只合是、端坐王朝,看指挥整办,扫荡飘忽。也持汉节,聊过旧家宫室。

西风又还带暑,把征衫著上,有时披拂。休将看花泪眼,闻弦□骨。对遗民、有如皎日。行万里、依然故物。入奏几策,天下里、终定于一。

暂无


分享

《念奴娇·登多景楼》

宋代 陈亮陈亮 宋代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登楼极目四望,不觉百感交集,可叹自己的这番心意,古往今来,又有几人能够理解呢?镇江一带的山川形势极其险要,简直是鬼斧神工,非人力所能致。然而这样险要的江山却不被当作进取的凭藉,而是都看成了天设的南疆北界。镇江北面横贯着波涛汹涌的长江,东、西、南三面都连接着起伏的山岗。这样的地理形势,正是进可以攻,退可以守,足以与北方强敌争雄的形胜之地。六朝的旧事,原来全不过是为少数私家大族的狭隘利益打算!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凭却长江,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强对一作:疆场)

于是笑王谢等人,他们空洒英雄之泪,却无克服神州的实际行动。他们依仗着长江天险,自以为可以长保偏安,哪里管得到广大的中原地区,长久为异族势力所盘踞,广大人民呻吟辗转于铁蹄之下呢?凭借这样有利的江山形势,正可长驱北伐,无须前怕狼,后怕虎,应该象当年的祖逖那样,中流击水,收复中原。南方并不乏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统帅,也不乏披坚执锐、冲锋陷阵的猛将,完全应该象往日的谢安一样,对打败北方强敌具有充分信心,一旦有利之形势已成,便当长驱千里,扫清河洛,收复国土,何须顾虑对方的强大呢?


分享

《瑞云浓慢》

宋代 陈亮陈亮 宋代

蔗浆酪粉,玉壶冰醑,朝罢更闻宣赐。去天咫尺,下拜再三,幸今有母可遗。年年此日,共道月入怀中最贵。向暑天,正风云会遇,有恁嘉瑞。鹤冲霄,鱼得水。一超便、直入神仙地。植根江表。开拓两河,做得黑头公未。骑鲸赤手,问如何、长鞭尺箠。向来王谢风流,只今管是。


分享

《秋暮怀刘宗鲁》

宋代 陈亮陈亮 宋代

海国别来久,长怀琼树枝。閒斋坐幽独,怅望秋风时。

自非物外人,邈焉难与期。空伤绿华歇,坐惜白日驰。

暂无

徘徊孤月明,怆恻蛩声悲。对此更愁予,劳歌空尔思。

暂无


分享

《最高楼(咏梅)》

宋代 陈亮陈亮 宋代

春乍透,香早暗偷传。深院落,斗清妍。紫檀枝似流苏带,黄金须胜辟寒钿。更朝朝,琼树好,笑当年。

花不向沈香亭上看。树不著唐昌宫里玩。衣带水,隔风烟。铜华不御凌波处,蛾眉淡扫至尊前。管如今,浑似了,更堪怜。

暂无


分享

《九月节后希石林公邀游西岩分得须字》

宋代 陈亮陈亮 宋代

佳色尚未远,登临兴不孤。秋风吹远树,暮色满平芜。

白发题诗懒,黄花汎酒须。幽栖终未果,即此寄欢娱。

暂无


分享

《谒金门(送徐子宜如新安)》

宋代 陈亮陈亮 宋代

新雨足。洗尽山城袢褥。见说好峰三十六。峰峰如立玉。

四海英游追逐。事业相时伸缩。入境德星须做福。只愁金诏趣。

暂无


分享

《送文子转漕江东二首》

宋代 陈亮陈亮 宋代

九重寤寐忆忠诚,故向长沙起贾生。

魏阙丝纶新借宠,秦淮草木旧知名。

暂无

已闻塞下销锋镝,正自胸中有甲兵。

暂无

万幕从兹无减灶,笑看卧鼓旧边城。

暂无

诏颁英簜促锋车,暂借长才按转输。

暂无

昔叹当年无李牧,今知江左有夷吾。

暂无

休论足食为先策,自是平戎在用儒。

暂无

来岁春风三月暮,沙堤隠隠接云衢。

暂无


分享

《沧浪清隐》

宋代 陈亮陈亮 宋代

我爱沧浪水,千寻见底清。月明三岛近,风定一波平。

清隐将遗世,垂竿不钓名。何时歌鼓枻,相就濯尘缨。

暂无


分享

《好事近·咏梅》

宋代 陈亮陈亮 宋代

的皪两三枝,点破暮烟苍碧。好在屋檐斜入,傍玉奴横笛。

烟霭浓,暮色苍,几枝疏梅分外亮。清瘦的枝条探过屋檐,把吹笛的美人轻轻依傍。

月华如水过林塘,花阴弄苔石。欲向梦中飞蝶,恐幽香难觅。

石苔上花影婆娑,月华如水映照着林塘。想化作梦蝶向花飞去,又怕难觅她的幽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