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宠 〔明代〕

黎宠,清远人。明神宗万历二十八年(一六〇〇)贡生,授南陵知县,迁至思明府同知。事见民国《清远县志》卷一〇。

黎宠的同代诗词欣赏

《渔家傲·淡墨轻衫染趁时》

清代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淡墨轻衫染趁时,落花芳草步迟迟。

行过石桥风渐起。

暂无

香不已,众中早被游人记。

暂无

桂火初温玉酒卮,柳阴残照柁楼移。

暂无

一面船窗相并倚。

暂无

看渌水,当时已露千金意。

暂无


分享

《来青轩》

清代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天书稠叠此山亭,往事犹传翠辇经。

莫倚危栏频北望,十三陵树几曾青?

暂无


分享

《后庭花·低鬟敛尽云欹侧》

清代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低鬟敛尽云欹侧,粉香都拭。

生憎桂帐秋虫入,教郎轻擘。

暂无

红藤细织暹罗席,方花盈尺。

暂无

冷波一任鸳鸯拍,残梦无力。

暂无


分享

《南楼令·垂柳板桥低》

清代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垂柳板桥低,娇莺着意啼。

正门前春水初齐。

暂无

记取鸦头罗袜小,曾送上,窅娘堤。

暂无

花底惜分携,苔钱旧径迷。

暂无

燕巢空落尽芹泥。

暂无

惟有天边眉月在,犹自挂,小楼西。

暂无


分享

《卖花声·雨花台》

清代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衰柳白门湾,潮打城还。小长干接大长干。歌板酒旗零落尽,剩有渔竿。

衰败的杨柳围绕着建康城,潮水打着建康清凉山的石头,早成了个空城,只得寂寞的返回。城南有条名叫小长干的古巷,连接着大长干古巷,唱歌按节拍的鼓扳。酒旗到处飘扬,往日多么繁华。可如今已经零落尽了,只剩下垂钓的鱼竿。

秋草六朝寒,花雨空坛。更无人处一凭栏。燕子斜阳来又去,如此江山。

六朝建都的南京,如今一片衰败荒寒,从前天花降落的地方,而今只留下空荡荡的坛台。独自一人在此处凭栏远眺。燕子在斜阳里翩翩飞舞,归来又飞去,江山却是依旧如此。


分享

《洞仙歌·东风几日》

清代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东风几日,觉寒犹甚。

纤手偷携笑齐禁。

暂无

对初三微月,重到团栾,铺地水处处袜罗凉浸。

暂无

周郎三爵后,顾曲无心,争忍厌厌夜深饮。

暂无

只合并头眠,有限春宵,切莫负暖香鸳锦。

暂无

最难得,相逢上元时,且过了收灯,放船由恁。

暂无


分享

《清平乐·齐心藕意》

清代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齐心藕意,下九同嬉戏。

两翅蝉云梳未起,一十二三年纪。

暂无

春愁不上眉山,日长慵倚雕阑。

暂无

走近蔷薇架底,生擒蝴蝶花间。

暂无


分享

《减兰·犀梳在手》

清代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犀梳在手,逋发未撩匀面后。

眉语心知,引过闲房步步随。

暂无

颓香暖玉,牵拂腰巾带重来。

暂无

一段归云,谁验蛇医臂上痕。

暂无


分享

《玉带生歌并序》

清代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玉带生,文信国所遗砚也。予见之吴下,既摹其铭而装池之,且为之歌曰:

玉带生,吾语汝:汝产自端州,汝来自横浦。幸免事降表,佥名谢道清,亦不识大都承旨赵孟俯。能令信公喜,辟汝置幕府。当年文墨宾,代汝一一数:参军谁?谢皐羽;寮佐谁?邓中甫;弟子谁?王炎午。独汝形躯短小,风貌朴古;步不能趋,口不能语:既无鹳之鹆之活眼睛,兼少犀纹彪纹好眉妩;赖有忠信存,波涛孰敢侮?是时丞相气尚豪,可怜一舟之外无尺土,共汝草檄飞书意良苦。四十四字铭厥背,爱汝心坚刚不吐。自从转战屡丧师,天之所坏不可支。惊心柴市日,慷慨且诵临终诗,疾风蓬勃扬沙时。传有十义士,表以石塔藏公尸。生也亡命何所之?或云西台上,唏发一叟涕涟洏,手击竹如意,生时亦相随。冬青成阴陵骨朽,百年踪迹人莫知。会稽张思廉,逢生赋长句。抱遗老人阁笔看,七客寮中敢(口夭)怒?吾今遇汝沧浪亭,漆匣初开紫衣露,海桑陵谷又经三百秋,以手摩挱尚如故。洗汝池上之寒泉,漂汝林端之霏雾;俾汝畏留天地间,墨花恣洒鹅毛素。

暂无


分享

《暗香 咏红豆》

清代 朱彝尊朱彝尊 清代

凝珠吹黍,似早梅乍萼,新桐初乳,莫是珊瑚。零乱敲残石家树,记得南中旧事。

金齿屐,小鬟蛮语,向两岸,树底盈盈。素手摘新雨。

暂无

延伫,碧云暮。休逗入茜裙,欲寻无处,唱歌归去。先向绿窗饲鹦鹉,惆怅檀郎终远。

暂无

待寄与,相思犹阻。烛影下,开玉盒,背人偷数。

暂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