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屏 〔清代〕

张维屏图片
张维屏(1780-1859年),字子树,号南山,又号松心子,晚号珠海老渔,广东番禺(今广东省广州市)人。嘉庆九年(1804年)中举人,道光二年(1822年)中进士,因厌倦官场黑暗,于道光十六年(1836年)辞官归里,隐居“听松园”,闭户著述。

  • 人物生平
  • 主要成就

  张维屏(1780~1859年10月13日) 清代官员、诗人。字子树,号南山,因癖爱松,又号松心子,晚年也自署珠海老渔、唱霞渔者,广东番禺人。嘉庆九年(1804)中举,道光二年(1822)成进士。此后在湖北、江西任州县地方官,一度署理南康知府。为官清廉,终因不耐官场的腐败,于道光十六年(1836)辞官归里。

  其父曾任四会县学训导,张维屏从小接受家庭教育,少年时即以能诗名,13岁时名列番禺县童子试榜首,知县吴政达赞赏其才华,取《毛诗序》“南山有台,乐得贤也”之意赐名“南山”。张维屏于嘉庆九年(1804)中举后,首次进京赴考,诗坛大家翁方纲阅其诗作,惊呼“诗坛大敌至矣!”再度赴试时,翁方纲为他和黄培芳、谭敬昭等三位岭南诗人之诗集作《粤东三子诗序》,从此“粤东三子”的文名得到显扬。张维屏曾与林伯桐、黄乔松、谭敬昭、梁佩兰、黄培芳、孔继勋筑云泉山馆于白云山,人称“七子诗坛。”

  道光二年(1822),43岁的张维屏四度会试终成进士,署湖北黄梅知县。他勤政爱民,莅任第二年夏天,江水决堤,他亲自乘小舟勘察水情,散发干粮赈灾,竟被洪水冲走,幸挂树梢而不死。老百姓为之歌曰:“犯急湍,官救民,神救官。”道光四年(1824)调任广济知县,他不愿向百姓征收漕粮,引疾求退未成,调署襄樊同知。过三年,返粤丁父忧,次年迁家回清水濠故里。道光九年(1829),他被聘为学海堂学长。居家数年,致力于教育事业。道光十年(1830),张维屏丁忧服阕,同林则徐、黄爵滋、龚自珍等在北京结“宣南诗社”。后又出任了几年的地方官员,但他最终看透官场腐败,产生“一官无补苍生,不如归去”的念头,终在道光十六年(1836)五十七岁时告病辞归广州,赁居河南花地潘氏别业东园。他将所筑小园名为“听松园”,于松涛间悉心著述讲学、游园吟诗。道光十九年(1839)林则徐在广东禁烟时专门拜访,征求禁烟对策。鸦片战争爆发后,张维屏写下反对外敌侵略、赞颂人民抗战的不朽诗篇,其中《三元里》和《三将军歌》最为著名。咸丰九年(1859)九月十八日(10月13日)病逝于清水濠,葬于广州城东北银坑岭,临终留下时人争传之绝笔:

  烟云过眼总成空,留得心精纸墨中。书未刻完人已逝,八旬回首惜匆匆。

  偶堕尘寰八十年,飘然归去在罗天。松溪花棣常游处,或者诗魂系画船。

  张维屏少时就有诗才,闻名乡里。鸦片战争爆发后,张维屏目睹英国对中国的野蛮侵略,激发了爱国热情,写出了歌颂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的《三元里》,赞扬陈连升、葛云飞、陈化成捐躯报国的《三将军歌》等。这些诗篇在当时流传很广,影响很大,成为鼓舞爱国主义的有力武器,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也是研究鸦片战争史的可贵资料。已故的著名文学家阿英(钱杏邨)曾称赞张维屏的这些诗是鸦片战争中“最具有灿烂不朽光辉”的“英雄史诗”。

  张维屏在嘉庆、道光年间以诗著称,与黄培芳、谭敬昭号称“粤东三子”。鸦片战争前,他受到诗坛耆宿翁方纲、曾燠 的赏识,又与宣南诗社中成员交往唱酬,诗篇内容大多是山水、闲情、赠答,夹杂一些壮志蹉跎的感慨。只有少数反映现实的篇章。如“体近谣谚”的《县言》组诗等,暴露了吏胥贪婪毒狠的面目;《黄梅大水行》、《催科》等,表现了对人民疾苦的关怀。鸦片战争期间,是他诗情最激昂的时期,写下了《三将军歌》、《江海》、《书愤》、《孤坐》、《海门》、《雨前》等一系列爱国诗篇,表彰抗战,指斥投降。特别是《三元里》,是这一时期诗坛少见的歌咏人民自发反帝斗争的佳篇。

  张维屏认为“诗固出于性情”(《陈清端公诗集序》),写诗当如造物之自然。他的诗以明白晓畅的语言写真情实景,于白描笔墨中又时见含蓄凝炼。故林昌彝说他“警炼异常”(《射鹰楼诗话》卷十三)。他引新事物入诗,如写火轮船、世界地图等,表现了近代诗突破传统题材、展拓诗境的趋向。张维屏古文也有一定成就。恽敬称誉他为“岭外柳仲涂”(《送恽子居还常州》诗注)。他批评当时古文两大病,即“陈言”与“赝古”,提出“不拘成见,不囿偏隅,随感而通,因物以付,如风行水,如水行地”(《复龚定庵舍人书》)。他的文章不拘体格,随意挥洒,如《释涉川片云行草序》就云生发,《十二石山斋记》依石立论,都表现出“意新格创”(许应騤评《情释》语)的特色。

  张维屏著有《张南山全集》,汇集诗人各种著述刻本。其中《松心诗略》,亦称《松心十录》,共10集,是其门人选全诗十之二三而成,为今传张诗最多之本。道光末年刻文有《松心文钞》10卷、《松心骈体文钞》。尚有《听松庐诗话》、《艺谈录》、《国朝诗人征略》等有关谈诗及文献掌故著作。

张维屏的诗词欣赏

《三将军歌并序》

清代 张维屏张维屏 清代

三将军,一姓葛,两姓陈,捐躯报国皆忠臣。

英夷犯粤寇氛恶,将军奉檄守沙角。

暂无

奋前击贼贼稍却,公奋无如兵力弱。

暂无

凶徒蜂拥向公扑,短兵相接乱刀落。

暂无

乱刀斫公肢体分,公体虽分神则完。

暂无

公子救父死阵前,父子两世忠孝全。

暂无

陈将军,有贤子;葛将军,有贤母。

暂无

子随父死不顾身,母闻子死数点首。

暂无

夷犯定海公守城,手轰巨炮烧夷兵。

暂无

夷兵入城公步战,炮洞公胸刀劈面。

暂无

一目劈去斗犹健,面血淋漓贼惊叹。

暂无

夜深雨止残月明,见公一目犹怒瞪,

暂无

尸如铁立僵不倒,负公尸归有徐保。

暂无

陈将军,福建人。

暂无

自少追随李忠毅,身经百战忘辛勤。

暂无

英夷犯上海,公守西炮台。

暂无

以炮击夷兵,夷兵多伤摧。

暂无

公方血战至日旰,东炮台兵忽奔散。

暂无

公势既孤贼愈悍,公口喷血身殉难。

暂无

十日得尸色不变,千秋祀庙吴人建。

暂无

我闻人言为此诗,言非一人同一辞。

暂无

死夷事者不止此,阙所不知诗亦史。

暂无

承平武备皆具文,勇怯真伪临阵分。

暂无

天生忠勇超人群,将才孰谓今无人?

暂无

呜呼将才孰谓今无人,君不见二陈一葛三将军!

暂无


分享

《山村春晓》

清代 张维屏张维屏 清代

鸡鸣山外村,村树晓烟碧。人行细雨中,一路看春麦。


分享

《登黄岩绝顶》

清代 张维屏张维屏 清代

姊妹石娟娟,回看锁碧烟。

云深僧梦稳,壁峭客身悬。

暂无

舄下走飞瀑,杖头开洞开。

暂无

文殊峰上立,孤塔共巍然。

暂无


分享

《三元里》

清代 张维屏张维屏 清代

三元里前声若雷,千众万众同时来。

因义生愤愤生勇,乡民合力强徒摧。

暂无

家室田庐须保卫,不待鼓声群作气,

暂无

妇女齐心亦健儿,犁锄在手皆兵器。

暂无

乡分远近旗斑斓,什队百队沿溪山。

暂无

众夷相视忽变色:“黑旗死仗难生还。”

暂无

夷兵所恃惟枪炮,人心合处天心到,

暂无

晴空骤雨忽倾盆,凶夷无所施其暴:

暂无

岂特火器无所施,夷足不惯行滑泥,

暂无

下者田塍苦踯躅,高者冈阜愁颠挤。

暂无

中有夷酋貌尤丑,象皮作甲裹身厚。

暂无

一戈已摏长狄喉,十日犹悬郅支首。

暂无

纷然欲遁无双翅,歼厥渠魁真易事。

暂无

不解何由巨网开,枯鱼竟得攸然逝。

暂无

魏绛和戎且解忧,风人慷慨赋同仇,

暂无

如何全盛金瓯日,却类金缯岁币谋。

暂无


分享

《雨泊波罗坑》

清代 张维屏张维屏 清代

旅食路方永,独眠寒易侵。春江流客梦,夜雨滴乡心。

烟湿帆移墨,村荒药抵金。滩回风益怒,未碍裹头吟。

暂无


分享

《客梦》

清代 张维屏张维屏 清代

客梦随川曲,羁愁逐夜长。枕边千里水,篷背五更霜。

村小鸡声冷,庖丰麂肉香。道旁闻说虎,猎火近前冈。

暂无


分享

《泛舟西湖》

清代 张维屏张维屏 清代

天光碧若湖,湖光清似天。衣裳忽异色,我坐万绿边。

既罢树下酌,遂登湖上船。船头见我影,酒醒凉娟娟。

暂无

柳深百蜩唱,荷净双鹭拳。橹枝拨水柔,磬响随风圆。

暂无

高峰吐白云,缕缕如轻绵。却瞻黄妃塔,界破南屏烟。

暂无


分享

《都门秋思 其二》

清代 张维屏张维屏 清代

刀剪能伤独客心,授衣时节怕登临。千秋叶落群鸦舞,五夜风来万马吟。

种地几人收白璧,筑台从古重黄金。哀丝豪竹朱门里,秋老都成变徵音。

暂无


分享

《上元后三日同金茂园胡蔚岩汪总中买舟过冯子皋森竹园》

清代 张维屏张维屏 清代

春在山颠又水涯,一枝柔橹划涟漪。暖风吹我意常醉,村路引人行不疲。

鸡犬声从深树认,田园味让老农知。菜花香处柴门掩,写出储王画里诗。

暂无


分享

《都门秋思 其一》

清代 张维屏张维屏 清代

天半清霜压怒雕,嵯峨楼观倚丹霄。白河雁去传秋信,紫禁人归赋早朝。

梦里蓬蒿蜗舍远,眼中尘土马蹄骄。思乡怀古愁如海,转觉名心似落潮。

暂无


分享